当前位置: 首页 > 小说 > 正文

沈疏词陆庭修小说在哪看

芙弦网 时间:2020-11-20 21:34:34 来源:芙弦资讯网

沈疏词 陆庭修小说名字叫做《》,这里提供沈疏词陆庭修小说大结局,情节跌宕起伏,值得一读。婚心如故之陆少的心尖宠小说精彩节选:说实话,也许是对余北寒没了期待,所以知道他出车祸但死不了人的时候我并没有多少担心,甚至还隐隐觉得解气,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自作自受。

《婚心如故之陆少的心尖宠》精选:

我背上顿时起了一层白毛汗,紧张得连手都在抖:“这……他想干嘛?为什么要跟着我?我真的不知道啊!”

陆庭修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别管了,总之他短时间内没办法跟踪你就是了,还有,如果他家人找你麻烦,你尽管装聋作哑,他们找不到证据证明这件事是我们做的。”

“……好”我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。

说实话,也许是对余北寒没了期待,所以知道他出车祸但死不了人的时候我并没有多少担心,甚至还隐隐觉得解气,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自作自受。

收拾了一下情绪,我换了身衣服去医院。

到了医院,一进门我妈就问:“疏词,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?”#_#21853839

我愣了愣:“没有啊。”

“那给我交医药费的小伙子是谁?”

我头疼,肯定是沈疏影这混蛋又在母亲面前乱嚼舌,我耐着性子说:“只是朋友,妈你别乱想。”

“一般朋友能对你这么好?”

我无奈的摊摊手:“你觉得就你女儿现在这幅尊容,他能看得上我?”#2.1853839

母亲一顿,叹了口气:“也对。”

我:“……”

跟医生咨询了一下母亲的病情,医生说已经没有大碍了,今天就能办理出院手续,但回家后得好好休养一段时间。

我给母亲办了出院手续,和沈疏影一起把她接回家。

回到北城区,还没进巷子,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喧嚣,我和沈疏影对视了一眼,心里涌起一丝不详的预感。

我把母亲交给沈疏影,嘱咐道:“你先带妈去超市买点菜,家里太乱了,我回去收拾一下。”

这个时候沈疏影倒是很配合,拉着母亲就走,母亲却诧异道:“都到家门口了还买什么菜啊?”

我把她往外头推:“您别管了,记得买我爱吃的甘蓝,快去快去。”

沈疏影也使劲儿把她往外头拽,母亲拗不过我们,只好跟着沈疏影走了。

我站在巷子口,听着里面隐隐传来的咒骂声,定了定神,捋起袖子走进去。

一路走进去,探头出来看热闹的邻居都对我报以探究的目光,我视若无睹,加快脚步走进去,果然在我家门口看到张丽正双手叉腰做泼妇骂街状,唾沫星儿乱飞做着演讲,周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邻居,一个个脸上全是兴味。

我一出现,张丽立刻把矛头对准了我,指着我的鼻子骂:“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还敢出现,说,是不是你派人撞伤北寒的?你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恶毒?你是不是就看不得他过安生日子?”

要是换了以前,被张丽这么指着鼻子骂,我肯定忙不迭的低头道歉认错,但此刻,看着她狰狞扭曲的脸,我只是觉得恶心。

过去受了多少这个女人的气,我现在就有多后悔,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,我把自己的尊严送到他们一家子脚底下,被他们毫不留情的践踏,任由他们踩在我头上作威作福,我简直蠢透了。

愚蠢的女人一旦醒悟过来,战斗力是清醒的女人好几倍,我一直坚信这句话。

我淡定的看着张丽:“余北寒不是追尾别人的车吗?怎么还成我找人撞他了?”

张丽一顿,似乎没想到我到这个时候还能这么冷静的跟她说话,她眯起眼睛:“车祸要不是你一手策划的,你怎么知道他是追尾而不是被人撞了?”

“我怎么会知道?”我冷笑:“你那个好儿媳一大早给我打电话,哭诉余北寒快死了,你说我怎么知道的?既然你们一家子都认为这件事是我做的,那请你拿出证据,要是拿不出证据,今天你在这里说的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,在场的邻居都是证人,我可以告你污蔑!”

被我条理清晰的一反驳,张丽瞬间有些底气不足了:“北寒平时不跟人结仇,只跟你有过节,而且他出事的地方就在你上班的酒吧附近,你总不能说这些也是巧合吧?”

我嗤笑:“跟我有过节这件事就是我干的?我昨天丢钱了,我只跟余北寒有过节,我能说是他偷的么?还有,大半夜的他在我上班的酒吧附近瞎晃悠啥?要不是他图谋不轨,我还能把他从家里拖出来撞车?污蔑人也要有点水平好吗!”

张丽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黑,指着我的鼻子骂道:“你别想甩干净,等我让人调出监控录像,我看你还怎么狡辩!”

我冷冷的看着她:“你最好去调,还我一个清白,我也不是随便就能让人泼脏水的!”

张丽气得咬牙切齿,恨恨的骂道:“不要脸的婊子,还好我家北寒及时跟你离了婚,好的不学,学人去酒吧卖酒,赚那些不干不净的钱,也不怕染病。”

这话一出口,气氛一下子就变了。

我在酒吧上班的事只有家里人知道,上次白安安和余北寒来闹过一回后,周围的邻居虽然没明确表态,但大概都知道我现在的职业跟酒吧挂钩,再加上我总是晚出早归,“卖酒女”本来就是一个很容易和风尘联系到一起的词,现在被张丽这么直白的骂出口,我瞬间有种被人扒光丢在人堆里供人围观的感觉。

听着围观的邻居毫不掩饰的议论声,短暂的羞耻感过后,我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冲动,生活已经不能更糟糕了,总是这么在意别人的眼光,我还要不要活了?

想到这里,我眯起眼睛看着张丽:“卖酒怎么了?我是偷了还是抢了?你这个满口污言秽语的高中老师又能比我高尚到哪里去?为人师表出口成脏,也不怕误人子弟!”

“至少我不是出去卖的!”张丽找回了优越感,得意洋洋的看着我:“啧啧,看样子离开北寒你就活不下去了,以前至少是个银行柜员,现在呢?除了出去卖,你还能干什么?”

她故意加重了“卖”这个词。

我感觉浑身的血都往头上涌去。

我正要开口反驳,母亲突然拨开人堆跑了进来,刚才那些话她显然也听见了,此时气得浑身发抖,她二话不说,脱下鞋子就往张丽脸上抽去,一边抽一边大骂:“死三八,叫你污蔑我女儿,真当老娘是死的啊?我女儿好端端在酒吧上班,哪里招惹你了?挖你家祖坟还是刨你家地基了?叫你乱喷粪,老娘撕烂你的嘴……”


常州二手房网 https://cz.c21.com.cn/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芙弦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