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小说 > 正文

复仇新娘抱错神秘总裁花月最新章节阅读-复仇新娘抱错神秘总裁秦焕岩顾思哲小说目录

芙弦网 时间:2020-11-19 14:35:21 来源:芙弦资讯网
复仇新娘:抱错神秘总裁第173章 没有一句是她希望听到的

“思哲?这么晚了,你还不睡?”

略显苍老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,一听就知道,他并不知情。

“爸。”顾思哲喊这一声喊得很不情愿,但是要制住顾思遥,找他是最好的办法。

她尽量让自己声音中的盛怒隐藏起来,装着哭腔,让自己听起来可怜又委屈,“你能不能现在去电视台一趟,思遥在电视上曝光了我给她手术的事,还造谣说我的毕业论文作假……爸,我……”

“什么!混账!”顾松柏因为昨天顾思遥骂人的事情还没消气,现在听到顾思哲这么说,火气一下又上来了。

他抓起桌面上的车钥匙,立即打开书房门出去,边走边安抚她,“思哲,你放心!爸爸一定把那个混账东西关起来!我给你保证!绝对不让这件事影响到你半分!”

不说思哲的毕业论文数据是借他书房里的电脑弄的,绝对没有半分弄虚作假。就是说到眼下家里的情况,他也要马上把顾思遥给关到家里来。

现在顾家的公司基本上全靠秦氏在挣钱,遥遥怎么会这么拎不清,三番四次地和思哲作对!万一秦总一个不高兴不合作了,那……他一定打断遥遥的腿!

挂了顾松柏的电话,顾思哲往下滑到秦焕岩的名字上,如今她也顾不得是不是在冷战了,一心只想着要把这件事情拦下来。却不料,拨过去的时候,那边响起来的却是冰冷机械的关机提醒。

难以置信地看着手机,她不死心地又打了一次、两次、三次……

她听了至少上百次的“对不起……”,却没有一句,是她希望听到的声音……

次日清晨,宿舍的门被人敲响,急切而且没有节奏,一听就知道敲门的人此时此刻有多心急如焚。

一直呆坐到天亮的顾思哲,在听到门响的那一刻,她充血的眸子几乎是在瞬间就亮了起来,会在一大早来敲门的……

会是秦焕岩吗?

敲门声还在继续,她长时间的不回应让门外的人急得大叫:“顾医生顾医生!”

女声……不是秦焕岩。

这个声音顾思哲还很熟悉,因为她最近总是会在自己面前晃。

无力地去开门,她倚在墙上看门外的女子,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,“怎么了,小莫?”

小莫紧张得直哆嗦,手脚并用地转告她,“顾、顾医生,院长和……几位副院长,还、还还有主任,让你马上过去院长办公室……”

声音越来越小,很明显,事态远比她想象的要严重得多。

看来这次,是逃不过了……

整整一晚,她就坐在沙发上机械地给秦焕岩打电话,可也整整一晚,他的手机都是关机状态。在这期间,她还接到顾松柏的电话,专门打来向她邀功,说是把顾思遥关在家里了。然而,当她问到消息封锁程度的时候,他却支支吾吾地说着,让自己去找秦焕岩。

脑海中秦焕岩的脸在渐渐模糊。在这种时候,自己最需要他的时候,他连个声音都没有让她听见。

她想,哪怕他也无法阻挡即将来临的流言蜚语,哪怕他还在生气不愿和自己说话,但他只要像平时一样好好陪在自己身边也足够了。怎么偏偏就是失联呢……

认命地闭了闭眼,她换了件衣服随小莫出去。

该来的还是要自己去面对。

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在站到院长办公室门口时,顾思哲开门的动作还是顿了一下。

深呼吸了几次,握住门把的手转动,她便抬步走了进去。

门内与门外,显然是两种不同的气氛。

关上门,映入眼帘的是五张苍老而严肃的脸,每一张,都写着对她的怀疑与不满。

坐在中间的刘院长首先发声,“小顾,你知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过来?”

不像平常的和蔼,刘院长此刻连说话的语调都是低沉的,似乎在预示着她最后的判决。

“知道,”顾思哲默了一会儿后道,“我也知道这件事情会对医院造成多大的负面影响,真是十分对不起。但是我希望,在座的各位能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。”

事情发展到这里,她突然冷静下来,诚诚恳恳地向他们弯腰致歉,希望能争取到解释的机会,她就有把握把事情说清楚,最多就是受点处分,而不至于丢了工作。

但在其他人说话之前,她的科主任先发了话,猛地一拍桌子,质问道:“还想狡辩什么!不止你妹妹曝光的这些,你还擅离职守!我就亲自抓到过!本来还念你年轻,放你一马,没想到你还做出来这种事情!”

擅离职守……

就是那次知秋肚子疼,自己一直陪着被他看到的事情。顾思哲万万没有想到,他竟然会在这时候落井下石,如今提起这件事情,对于在座的人而言,根本就是她论文作假、医术不精的佐证。

“小顾,我们一直很看重你,但是万万没有想到,你会……”心脏外科的毕主任十分痛心地看了她一眼,摇着头叹气,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。

紧跟着,其他人的脸上也现出惋惜的神色,让她的心顿时落到了悬崖底部。

不好的预感让她乱了阵脚,也不管有没有礼貌,直接便张嘴为自己辩解,“不是的,各位,请听我解释,我确实是私自给我妹妹做了手术,但是我的毕业论文是……”

“好了,都别说了。大家都安静一下,听我说。”

一直安静旁听的刘院长突然出声打断,他环视了一周,神情严肃得仿佛面临生死抉择,“小顾,现在已经不是你有没有做过的问题了。因为你,我早上接到卫生局和检察院的通知,这对我们医院来说,是非常不好的预警。为了给大众一个交代,我们只能选择放弃你。”

他说得隐晦,意思却很明显。

不过就是,她被解雇了……

而且,没有挣扎的余地。

忍住想哭的冲动,顾思哲僵硬着身子朝五位前辈深深鞠了一躬,而后便转身离开。

长长的走廊里没有一个人影,她很庆幸,刚刚让小莫走了,不然现在这副落魄狼狈的样子,谁看到都会同情她。

她不要同情。

同情是这世间最令她嫌恶的情感,她的境况再不好,也不用任何人来同情……

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宿舍的,只是一路视线模糊,大脑混混沌沌的,便走到了宿舍门口,沿路好像有不少人指指点点地看自己,她都记不清他们说了什么。

大体不过是,类似庸医一类的话吧……

回想在这里做医生的几年,从生疏到熟练,记忆多到她舍不得割舍。

在这里,她曾经亲手将人从鬼门关上拉回来,也经历过手术失败后的低落与自责,还有很多人笑容亲切地叫着自己“顾医生”……

一树一草,都是她熟悉的,也将是她陌生的……

今天以后,何去何从,她不敢想。

打开宿舍门,就在玄关的位置,她刚把钥匙放到鞋柜上,就被一只手拽进了一个厚实的怀抱里。

本想立即挣脱的,但在闻到男人身上味道的那一刻,她却倏然红了眼眶,不可抑制地哭了出来。

她的哭泣是无声的,只有两行滚热的泪水从眼中流下,沿着她的脸颊描绘出来一个轮廓。

可正是这样无声的哭泣,刹那间便让秦焕岩的心软了下来,他将怀中的女人搂紧,却半晌说不出来一句安抚的话。

“抱歉,思哲,我——昨晚关机了。”

一句苍白到无力的话,连为什么关机的原因都不做解释,因为他不能解释。

昨晚明明突然发作,他寸步不离地守在病床边上,为了不打扰她休息,还特地把手机关掉。

半个小时之前开机,在看到思哲的上百个未接来电时,他就知道肯定出事了。但是没想到,始作俑者居然还是顾思遥。

“你走吧,”顾思哲低着头从他的怀中站直,用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对他说,“秦总,我们分手了。”

即便陷入困境,她认为自己也不再需要他,对她来说,他昨晚不在,那以后,也不用在了。

在此之前,她从未想过要把自己归为平常女人。但是在今天,她知道,自己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,希望在脆弱的时候有人陪着,希望在难过的时候有人安慰。她再聪明冷静,也不过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普通人。

昨天晚上,她握着手机,无数次地听里面传出来的冰冷女声,第一次发现,原来自己那么渴望成为一个有家庭的温暖女子。她甚至想,只要他能接电话,就算什么都不说,自己都会坚定地守在他身边一辈子。

但是他没给自己机会,所以现在,她也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。

她推开秦焕岩高大的身躯,自己迈着沉重的步子进去,准备收拾东西离开。这间已经不是她的宿舍了,就算刚刚院长说给自己三天时间搬空,不过她不打算留在这里睹物伤感,还是尽早搬走的好。

至于搬去哪里,她想过了,除了顾家,她无处可去……

秦焕岩沉着眸子在她身后看着,只当她刚刚说的是气话,没有放在心上。但看她的脚步踉踉跄跄的,最终还是不忍,几个大步迈上去,同时说了句,“思哲,对不起。”

接着便一个手刀劈落在她的颈后,另一只手将她瞬间软瘫的身子接住,迅速将人打横抱起带走。

他的女人被欺负已是既成事实,既然最佳的补救时间已过,那他现在必须先安抚好思哲的情绪,不能再让她感受到多一分的无助。

她的背影看上去,已经足够无助了。


借钱去香港留学 https://www.liuxue.com/lxnews/030765813/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芙弦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