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小说 > 正文

爱过你放过我小说阅读

芙弦网 时间:2020-11-18 20:31:38 来源:芙弦资讯网

慕菲莫慕辰小说的名字是《》,这里提供爱过你放过我小说,该小说文风细腻,情节不落俗套。“慕菲!你就是一辈子,也赎不清自己的罪!如此狠毒的心肠,我还从来没有见过。”莫慕辰一脚踹在我背上,整个后背火辣辣的疼。我不再开口说话,像一个木偶一样顺从。

《爱过你放过我》精选:

“慕菲!你就是一辈子,也赎不清自己的罪!如此狠毒的心肠,我还从来没有见过。”

莫慕辰一脚踹在我背上,整个后背火辣辣的疼。我不再开口说话,像一个木偶一样顺从。

“慕辰,你刚从医院过来,夏夏现在怎么样?”爸爸焦急询问道。

“伯父,慕夏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。”莫慕辰哑着嗓子开口。

“这怎么会这样?不可能的!”爸爸难以置信开口。

“我要去医院,我要去医院……”爸爸喃喃自语。

“我们一起走。伯父这边。”莫慕辰软着声音说道。

车子再次从我面前驶过,我只觉得热的厉害,头开始昏沉起来,再也撑不住,彻底闭上了眼睛……

冷水泼在我脸上,我冻得浑身直打颤。

“慕菲,你以为昏过去就结束了?”莫慕辰声音冰冷。

“你不信我,莫慕辰,错把鱼目当珍珠,你会后悔的。”水滴一直往下掉,我胡乱抹了一把,摇着头喃喃自语。

“后悔?我最后悔的,就是你怎么没有死在手术台上!最后悔的,就是认识你了!慕菲,你的喜欢,让我恶心。慕夏那么善良,你怎么下得去手!”莫慕辰的声音带着不可思议。

当初躺上手术台的时候,我以为那就是我这辈子最难受的日子了,现在才明白,语言才是把杀人不见血的刀。

所爱之人,他不信我,我说再多,他都不会信。为什么还要相互折磨呢?一起下地狱好了!我笑出声来,然后歇斯揭底大喊着:“是啊!莫慕辰,我没有死在手术台上,可是我的孩子不在了。你那么恨我,你杀了我啊!杀了我就一了百了了!慕夏是我推下去的,那又怎么样?她怎么没有死呢?你真恨我那就杀了我啊!”

大手捏住我的脖子,一点点用力,莫慕辰声音冷的像冰:“慕菲,杀你,你以为我不敢吗?”

有眼泪不受控制掉下来,我动了动唇,艰难说道:“莫先生怎么会不敢!恨我,那就用力啊!”

再紧一点,再紧一点,我就能彻底的告别这个世界,慕夏,我输了……

“想死?你做梦!你就是死了也赔不上慕夏那条腿!这点折磨,不够的。”

我被推到在地上,窒息感让我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,缓过劲来,我轻笑出声:“莫慕辰,要是能控制自己的心不爱你,你以为我愿意吗?”

遇见你那么痛那么伤,只是当初那一眼,让我跌跌撞撞不管不顾了那么多年。

慕菲,你真是贱!我在心底暗暗鄙视着自己。

“你现在的样子,真是贱极了!看着都让人倒尽了胃口!”

莫慕辰的话刺激着我,我心里泛酸,可面上却是一片平静:“莫慕辰!你想杀我就杀啊!这么侮辱我有意思吗?”

“你难受多一点,我就觉得你欠慕夏的少一点,你所受的,现在不过是开始。”

他掷地有声,我无言以对。

为什么?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!

可我的孩子没了,肾没了,连从来不曾得到过的莫慕辰,也离我越来越远。

慕夏,我恨她!

“慕夏才是最有心计的女人!你们都是一群傻子,被她骗的团团转!”

一个巴掌打得我耳朵嗡嗡直响,莫慕辰的话里藏着滔天怒意。

“慕菲,难以想象这些年我都是怎么跟你过的!自己做错了,还有脸皮赖在别人身上,难道这就是你妈妈给你的家教吗?”

说什么都可以,为什么要牵扯到我的妈妈?我气得发抖,恨恨说道:“我的妈妈再不好,也用不着你来多话,要不是妈妈,慕夏能生活的那么好吗?都是些卑鄙小人!”

一巴掌落在我脸上,莫慕辰拽着我往仓库走去,他一把推我进去,仓库门顷刻便锁上了,我被关在仓库里了。

“慕菲,你该好好忏悔了!”

冰冷的声音传来,脚步声远走,直到再也听不见。

我再也忍不住,‘呕\\’一声吐了出来,涕泪横流,我想一定狼狈极了。

忏悔?我是该忏悔。

最悔少时心事,以为一腔深情终能得报。

我苦笑出声,站起来四处摸索,狭小的空间,四面都是墙壁,偶尔还有老鼠跑来跑去,确实是个面壁的好去处呢!

妈妈对不起,女儿没用,连累你人死了,还要被议论…

我一会热一会冷,脑门烫的吓人,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就要死在这里了……

…………

“我不让你起,你敢自己起来!”莫慕辰一脚踹开门,眼神阴暗。

他大步走过去,揪着慕菲的头发,双手却在触到她额头的时候吓了一跳。该死!怎么这么烫!

他望着她,眼神晦暗,敢把慕夏害成这样!她就这样死了好了!不想再管她,可看着这张脸,却无论如何也迈不出脚。

“慕菲,你还不能死!我还没有折磨够你!”莫慕辰气愤喊道。他一把将慕菲抱起,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轻巧?不过一瞬,莫慕辰强迫自己定下心,发动车子直奔医院。

一番检查。

“莫先生,病人身体太虚弱了,这次又发起了高烧,幸亏你送的及时,不然会出什么事就难说了。”医生推推金丝眼镜,叹口气走了。

莫慕辰静静看着慕菲这张脸。不管什么时候,她都是那么倔强,那么骄傲,那么,让人讨厌。以至于自己从未发现,她原来也会那么脆弱。

莫慕辰揉揉自己的脑袋,慕菲那么有心机,谁知道会不会是装的呢?犹记得当年一夜醉酒,第二天她抱着被子欢喜望着自己的模样,最后一杯酒,可是她敬自己的,就是那杯酒,自己才开始意识模糊的。若非如此,又怎会让慕夏受了三年委屈呢!

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我头疼的厉害,想坐起身,却发现手上还打着点滴。是谁把我送进医院的?莫慕辰?会是他吗?

“慕菲,你还真是命大!烧成这样了,居然还没死!”莫慕辰冷冷说道。

“是呢,你失望了?我就是命大呢。”我想开口问问,是不是你救了我,可有些话不通过大脑就说出来了,我只能仰着头,保持住那一点点可怜的骄傲。


企业品牌推广平台 https://www.8y8x.com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芙弦资讯网